• 150403

    文章

  • 892

    评论

  • 13

    友链

  • 最近新加了换肤功能,大家多来逛逛吧~~~~
  • 喜欢这个网站的朋友可以加一下QQ群,我们一起交流技术。

一个疫情,让我更爱国


Contents
  1. 1. 民族习惯
  2. 2. 理论和实践的差异
  3. 3. 歧视和双标
  4. 4. 各政府的神操作
    1. 4.1. 中国
    2. 4.2. 新加坡
    3. 4.3. 日本和韩国
    4. 4.4. 西方
  5. 5. 国家之间的“友谊”
  6. 6. 唠叨

2020,注定是世界再发生大变局的一年。

在这里,首先要感谢的是新浪微博,即便我也第一次享受到了禁言 30 天的待遇。但是,肺炎疑似事件和李文亮医生被训诫的消息,我最早就是从微博获取的。这也让我为家里准备到了 10 个基本的口罩。而且,微博上信息的快速流动,虽然传播了一些谣言,但我看到更多的是信息的透明传递,以便于监督,求助和援助。

从和老婆吵架,决定过年只待在珠海,到已经在家远程工作了好几周的今天,武汉湖北的疫情,全国各地的决策,慈善和援助的行动,国外的应对和民众行为,让我思考了很多。疫情应对真的是科学和人的结合。

民族习惯

西方国家,推崇个人自由。不到非不得已,不可能实施封城这样的策略,也很难让民众接受。最开始意大利局部封城,都导致很多人不满,出来示威游行。

1918年导致全球 2000万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欧洲强制要求民众带口罩,让大家认为带口罩是疫病的象征。美国当时还大肆反对。欧美的个人习惯是得病了才戴口罩。而我们的所谓保护自己,同时保护他人的想法,西方理解不了。

况且,国外还有反蒙面法,禁止公共场合遮盖脸部,仅仅露出眼睛。

而在亚洲,对戴口罩看的比较平常,甚至最近还是一种潮流,接受度比较高。

所以,结合民族习惯来看,需要肯定的是,在西方国家实施强制性戴口罩和隔离比较困难。

理论和实践的差异

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说,没有证据表明,带口罩有助于防止被新冠病毒感染:

there is no evidence that these masks prevent the acquisition of COVID-19, although they might slightly reduce the spread from an infected patient

但是,我认为带口罩是有必要的:

  1. 不明确新冠是否会气溶胶传播。但当年的 SARS 似乎会。
  2. 不清楚新冠病人潜伏期多长。
  3. 目前病例说明病人在没任何外显征兆的情况下就具备传染性。
  4. 口鼻传播是肯定的。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这个很搞笑又现实的视频。加州公共卫生官员 Sara Cody 刚在视频说完不要用手触摸脸部,然后就用舌头舔手指,翻阅笔记了。

我们是很习惯,且不经意地用手触碰头脸部的。知道怎么做,和是否能做到是两回事!

不能说理论上没法明确口罩不能防止感染,就否认它的积极性。“没有证据显示”这是一种误导。

No Evidence is Misleading

在那么多未知的情况下,口罩是一种阻碍,它减少了意外和不自觉。同时,口罩也是一种信号,可让我们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对外,也减少病毒从患者留出,附着于公共区域。即便很大可能气溶胶传播不存在,那么,我们可以不用抢 N95,可以戴普通,可循环清洁的口罩,甚至一个口罩戴几天,只要小心保护,且不长时间在外。

所以,我认为现在国内情况稳定,就可以最大可能复工复产,但是依然坚持戴口罩。

歧视和双标

把疾病和人,和地区,和种族关联,很容易产生歧视。在国内,歧视外地,歧视湖北武汉,不让外地人进小区等行为都是可耻的。但国外也一样,带口罩的华人在欧洲,在美国被袭击,被刺。以前中国人在意大利被歧视,现在意大利的人逃出来,自己发现也被歧视了。要承认歧视的存在,并小心翼翼地确保自己不歧视,和保护自己

面对未知、疾病、死亡,恐惧和躲避是人之常情。当时武汉封城前的人逃出来,很多人在骂。但是,想想如果那是你所在的地方,能逃肯定逃。只要逃出来时,注意保护身边的人,做好措施。有时候很难怪他们一开始撒谎,因为他们也知道歧视的存在。但是只要一逃出来马上去医院报道,隔离,我觉得这就尽责了。

民众歧视,官方则双标。纽约时报这次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中国封城就“反人权”,意大利则“崇高”。

NT Double Standard

各政府的神操作

这次疫情中,各国政府对疫情的反应和表现可谓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

中国

国内,无论怎么说,一开始肯定是有地方瞒报的情况,不然不可能三次专家组派驻进场。对李文亮等医护人员警示的训诫和封锁,这两条板上钉钉的懒政和恶行,足以把当地官员翻个遍。还有,封城不果断,资源协调与调配工作的滞后,也可谓让人目瞪口呆。基本上都是慢半拍,甚至是反着来的。

幸亏中央及时出手,采取强硬措施,火速建方舱医院,调配全国的资源来援助,把猛烈的传染病迅速压制下来。这种执行力,和全国人民的配合措施,真的是放天下应该都不会再有另一个国家可以做到了。中国人民是真的伟大。

回过头来,很多人看到新加坡的“佛系”,沉稳,就说中国封城的措施太过了,没必要,导致很多中小企业活不下去等。这些人都是事后诸葛。

要知道,当时我们面临从未见过的病毒,不知道有多久的潜伏期,多大的传染性和致命性。而且,有迹象表明,传染性和致命性都比普通流感高很多,潜伏期又很长,也不明确传播方式。

在不知道传染的范围有多广,甚至在武汉和湖北可能已经传开了的情况,正值新春人口流动大潮,这个时候不采取强硬的措施是行不通的,因为你面临了太多的未知。如果不做这样的决定,可能后面全国各省,都会导致广泛传播,医疗资源匮乏,全国各省自救都无力了。危险初露,从重处理我觉得是理智的做法,这是为全国公共卫生安全的保障负责。

这么做了,即使后面发现病毒的传染或致命性不强,那仅牺牲一点经济,也可以很快恢复。可万一赌错了,严重到收拾不过来,对经济会有更大影响,恢复更难,接受更大的骂名。

当然,情况紧急,封城后对湖北省内资源的调配,市民的生活和医疗照顾,确实有很多地方做得还不到位。这些都是必须在执行强硬措施后不断跟上的。政府需要推出各方面措施,救援各大小企业,困难人士,比如免除一些税,五险一金等。因为这种强硬手段,没有大规模应对先例,而地方政府又不敢贸然做出决定,怕担责,措施就会滞后。向上级部门负责的方式,是值得反思和监督的。

总体来说,我觉得中央的决策是正确的。地方政府,我们看到有执行的好的地方,也有很多乱象,比如粗暴断路,抵制歧视外地人,暴力执法和禁言等,支持性措施也还不完善。

新加坡

新加坡其实并不“佛系”,它的沉稳,我觉得是建立在对病毒的清醒认识,以及严厉的监管措施之上的:

  1. 最早对中国实施旅游禁令的国家之一
  2. 强制暂停大型集会,避免广泛的社区传播
  3. 指定 873 个感冒发热门诊
  4. 严格执行居家隔离,违者严刑峻法
  5. 政府信息公开,避免恐慌

它的每一起病例,都非常细致地寻找关联和源头。通过严厉的措施,控制扩散,医疗资源也没有那么容易耗竭,最终治愈率也高。所以,它的上升速度慢。

但是,这也很可能难免有纰漏或意外的。那就是取决于病毒的潜伏性,传播率到底能有多长,多高。如果无症状的潜伏性太厉害,不小心扩散开,那就很麻烦。虽然是在赌,但是政府领导态度明确,重视。

我刚查了一下新加坡最新情况,在完全没有资源挤兑的情况下,截至三月十四号确诊 200,97 个出院,11 个危重。也就是说,5% 的重症率。但是,从三月六日到十三日,每天确诊人数比前段时间都高很多,每天都 10 个左右,而不是之前的三两个,感觉情况确诊数开始抬头,能不能继续佛系真的要斟酌。

日本和韩国

日本比较迷的操作就是让一整船人在上面自己隔离,措施又做得不好。如果可能,我觉得应该强制船上的成员下船,然后马上返回各自国籍所在。日本的国民,则返家或集中统一强制隔离。而不是让整船人在船上滞留,保护措施做得不好,还导致交叉传染。日本国内对新冠病毒的检测,条件要求严格,建议居家隔离,应该也是怕挤兑公共资源。日本感染和确诊数肯定是远远不止当前情况。但是日本目前重症数还没像武汉这样爆发,不知道是时间没到,还是日本人自我要求严格的作风使然。

韩国政府最迷的是那个新天地教会,故意到处去传染他人。当然,它的会长也被以杀人罪起诉。政府态度强硬,检测也非常迅猛到位,并且实施有监督的居家隔离,所以现在控制的还可以。

西方

西方这次疫情比较迷。最令人苦笑不得的操作,当然要数美国。

美国那边也是最开始对中国实施旅游禁令的国家,所以,让人感觉他们对这个病毒的态度应该是重视,并且觉得值得防范的。可是,特朗普对 COVID-19 却一直持续“流感化”叙述。什么大号流感啦,夏天来了很快就没啦,我们做得很好很全面,数字很快归零等。但是,不断的报道却让人们看到美国 CDC 和地方检测机构的怠慢,检测苛刻,还费用惊人。根据华大 UW 实验室三月十一日的检测,1300例,9%阳性。所以,美国其实感染人数肯定大大超越当前数字的。美国一开始责备中国隐瞒病情,然后严酷处理,侵犯人权,反应过度等。现在自己不也是隐瞒和怠慢?

欧洲那边呢,一开始也差不多这种策略。意大利有议员带口罩进入议会招群嘲。瑞士同样的场景,议员被逐出会议大厅。到现在,没办法了,则采取躺尸政策了。英国的防疫策略,是让慢慢地让每个人都得病,以获得群体免疫力,然后慢慢拖到夏天。瑞典也宣布“三不”,对疑似和轻症病人不测试、不追踪、不强制隔离,就是把新冠病毒当流感处理,因为国家没有那么多资源。

不知道那些之前喷武汉湖北官员让轻症者在家自我隔离的人,现在对于英国瑞士的策略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拖延政策,让疑似患者居家隔离,避免医疗资源挤兑,人群盲目聚集增加感染思路是对的。但是,这必须建立在检测快速完备,人群有清醒的防护意识,知道自己是不是确诊患者的基础上。必须像韩国那样。

但是,西方这些国家和人民的态度都比较散漫,和不在意。一开始还悠闲的参加集会,甚至不顾禁令坚持邮轮旅行。在患者没有病症就具备传染性的情况下,又没有快速检测和确诊信息,依靠个人自觉自我隔离,减少社交活动显然是不靠谱的。

当然最不靠谱就是 Trump 一开始各种吹牛B,传递信息错漏百出,初期不控制,慢慢事态严重才开始变强硬。Trump 刚表示自己接受了新冠检测,阴性。其实,刚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就想说:“希望他能感染一下,看看这个和大号流感的区别是什么。” 现在他已经确认没事,我才敢把这话放出来,不然好像太幸灾乐祸了。但是,最讨厌不尊重科学的人。

意大利就因为采取措施不及时,导致医疗挤兑,可能也因为老龄化,死亡率差不多去到 9%。我们的武汉和湖北的死亡率大概只是 4.5%。非湖北地区的死亡率大概是 0.9%。我对西方采取的软措施相当不乐观。

国家之间的“友谊”

国家之间的“友谊”啊,其实也在疫情很好地表现了一把。虽然说国家之间主要还是利益,但是还是看得出来,哪些相对没那么纯粹。

日本企业,民众自发捐赠口罩,防护服给中国,并留下一些相当美好的诗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

伊朗,在本国资源和力量都不丰足的时候,第一批送达大量口罩,防护罩等援助。

美国的商务秘书长 Wilbur Ross 一月三十日在 Fox Business 上面说,新冠病毒可以帮助工作回流北美。如果说以前灯塔国还有点原则,感觉现在就是赤裸裸的利益。

中国在疫情基本能控制之后,当然马上给予回报。安排专门的队伍,去支援伊拉克,意大利,伊朗。去意大利的队伍中,5位是四川专家,因为当初四川大地震的时候,意大利及时派驻14名专家,救助了 900 多人,还援助修建急救中心。

唠叨

说了这么多,只是希望大家看到更全面的一面。突发的传染病,对于任何国家来说,都是一大挑战。一国领导人,政府运作体系都很重要。民族的特点和参与也要充分考虑。

不要动不动就扯什么主义和政党,哪里都有做的好和不好的地方。双标不要太明显好不好?

自从上次 HK 事件以来,灯塔国越来越让我失望。中国也让我看到更多希望。希望这次的疫情,能让中国的民众及素质得到更大的提升,监督政府机构,团结发声。希望中国这篇土地上,勇敢的人越来越多,这才对得起李文亮。学习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坚定信念,对抗敌人。

我认为中国最大的幸运,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总是被他们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 基辛格


695856371Web网页设计师②群 | 喜欢本站的朋友可以收藏本站,或者加入我们大家一起来交流技术!

0条评论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自定义皮肤 主体内容背景
打开支付宝扫码付款购买视频教程
遇到问题联系客服QQ:419400980
注册梁钟霖个人博客